当前位置:重庆诺西科技有限公司时尚穿衣助手顾莹樱 怎样成一个从不纠结的人2017年1月23日
穿衣助手顾莹樱 怎样成一个从不纠结的人2017年1月23日
2022-06-21

看上去,1985年出生的顾莹樱踩在一个不错的起点上,出道早,套现也早。其他同龄人还在做着创业梦的时候,她已经开始做一些零零散散的投资,接着又去美国游学了一年半,2011年底回国,满打满算,再创业一次也并不晚,甚至可以说赶上了创业的黄金年龄。

所谓尊重世界,她这样解释:创业是一个提出假设并验证的过程,但首先创业者需要知道世界是怎样的,要知道自己的工作是满足世界的需求,而不是让客观条件去满足自己。客观事实并不会因为你的理解而变化,所以当一个假设不成立,就应当赶紧提出第二个假设。

前提是,这已经是顾莹樱的第二次创业。她毕业于浙江大学,大三就作为合伙人创办了页游公司泛城科技,25岁在泛城科技最辉煌的时候套现几千万元退出。

对顾莹樱来说,果断和来自性格和生活背景。她是个富二代,从小“不缺钱也不缺爱”,恰恰因为不缺乏所以不失去,她认为自己的人生追求便是上的绝对。

在浙大,大一时她获得了学校辩论赛金,大二时由于参加创业大赛获得国赛银而被保研,而且是当届最年轻的国得主。由于入选浙大鼓励创业创新的“创管班”,她的人生发生了转折:进入互联网+创业圈,一群大三学生共同创立了泛城。

如今泛城的几位主创先后离开,CEO陈伟星是快的打车的创始人,CTO费振华也在离职创业中,副总裁陈艺超创办了Cwan,她则做起了穿衣助手。“放在今天,这就是一个梦幻组合,谁都不可能为别人打工了。听起来,当年的泛城运气实在好,其实有很多必然的成分,无非是我们当年还年轻,对自己的认知不够,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能量。”

想通这些之后,她创办了穿衣助手并且任职CEO。她清楚身为CEO的首要任务:思考战略和商业的本质。思考的过程也是所有信息汇聚的过程,需要看书,看行业新闻,了解整个行业的情况,判断背后的。

这句歌词是顾莹樱行事态度的写照。与她打过交道的人几乎都能迅速感受到她的风格:果断、利落,永远谨记目标,做决定毫不纠结。“穿衣助手”是顾莹樱继“泛城科技”之后的第二次创业,就像一滴墨在清水中渲染出自己的色彩,整个团队或多或少都带有她的风格。

泛城曾经拥有骄人的成绩,尽管身处杭州,《魔力学堂》《梦幻之城》等几款产品市场反馈极佳,还远销海外,在业内评价很高。但是顾莹樱认为团队在后期节奏感的把控上有欠缺。换句话说,一家创业公司在阶段性的成功之后该做什么,年轻的他们曾经很茫然。

顾莹樱认为女生的穿衣风格是一直变化的,经常喜欢不同的调调,推荐相似款的意义远不如整身衣服的风格推荐。她要求卖家是一群对服装有品味的人,做到将每一身衣服搭配为最招牌的“橱窗款”,让买家迷上这一身的风格,而且整身衣服都可以在店里买到。关于穿衣助手的关键数据,有一条是“搭配购买率”,把一整身衣服卖出去是一种实力的衡量标准。

顾莹樱转型神速,在创业方向上她没什么纠结,也并不,这个方向没法走通就换下一个。“我的是,要尊重这个世界。”顾莹樱说。

“我没必要变得像淘宝那样,海量供应链,通过流量做生态,一个‘服装淘宝’之于淘宝有多大的意义呢?穿衣助手的卖家不用太多,中国各地的服装市场都很集中,深圳白马市场,上海七浦,杭州四季青,卖家都在这里拿货,所以500个卖家足够我把所有商品都覆盖。我的定位是品质电商,不需要海量供应链,不提供任何流量上的玩法,因为卖产品的是穿衣助手这个平台。”

比如,身处“服饰电商”这个玩家汇聚的垂直区域,穿衣助手有自己的一套规则。当其他服饰电商声称要招商到上万个卖家的时候,穿衣助手的卖家只有500个,活跃卖家只有200多个。

举例来说,顾莹樱认为公司文化是一件“做乘法或除法的事情”。文化严重不符合的员工会给公司带来很大的麻烦。换在其他公司,如果文化不符合的员工身处重要职位,创始人很可能下来将就着,但顾莹樱说自己一定会开掉:“我会不惜以生命线去开掉他。”

最近,顾莹樱邀请一位时尚编辑到公司讲课。这位编辑对团队说了这样一句话:很多人都沉浸在思考刊物该怎样做,栏目要如何改版,却很少有人会想到,这本当时为什么存在;它存在的原因,它究竟要为读者带来什么,是一切的根源,也是所有执行的最终目标。

好在还有情商来进行缓冲。在上一段创业经历中,顾莹樱的身份是COO,她原来的合伙人,原泛城科技CTO费振华形容,顾莹樱有时候比男生更果决,不过由于是女生,处理问题的情商较高,团队氛围很欢乐。

穿衣助手是一家年轻的公司,有很多90后员工,包括不少应届毕业生。又一次从零开始建立团队,顾莹樱引以为傲的是穿衣助手的离职率非常低,每年离职的人不到10个;而且这个团队的整体基调都非常:就事论事,以事情结果为导向,没有办公室,面对他人的心存而不是。

CEO的工作:看到和本质

而当她自认为已经找到之后,其他公司的数据和做法就不再重要,她只相信自己的判断。

顾莹樱自诩为一个做决策非常快的人,从小就非常,思考方式很男性化。她喜欢分析关键数据(当然,前提是要找到哪些数据是最关键的),然后看结果来做评判。

最后“穿衣助手”演化成一个品质电商平台,以搭配作切入,鼓励买家以“组合搭配”的形式购买服饰,客单价是180元左右,远超过行业大多数服饰电商平台。

(责任编辑:DF154)

转型神速的前提:尊重世界

两年时间,穿衣助手成长飞快:第一年获得A轮融资;第二年完成B轮,京东商城、祥峰投资此轮共投入超过1000万美元。到这个阶段,团队已经接近80人。

拥有强人格和强价值观的人,通常很容易将别人,甚至产生“”的气场。在顾莹樱这里,影响他人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,因为从做事的方法来看,依照她的会形成一种非常高效的方。如果把她比作“”,她的教义第一条便是:不纠结。

社区成立之后,她却发现自己之前的想象太过理想化:在中国很难形成一个完全基于的社区,因为所有照片的下面都有人在问“约吗?”

“我从来都无解,”顾莹樱说,“为什么有些人会因为自己的一个推断被团队而倍受打击,甚至情绪起伏很大,觉得自己丢了面子——你要知道,你只是提了某个观点而已,没必要变成这个观点的者。整个团队的目标是通过各种尝试为了达到更好的结果。”

这一次,开头算不上顺利。

但是换个角度来看,整个社会对时尚达人的发展并不是没有责任。当时顾莹樱想找时尚达人做广告,对于服饰达人利用短暂的生命周期来进行商业化这件事,她自己心里是默认的。所以,如果不接受,就不要审判现状,赶快去找自己该走的线吧。

做过COO再做CEO,顾莹樱积累了一堆关于管理的理论。其中一条是分清楚目标和麻烦:所有日常的琐碎问题都是麻烦,但有些东西是自己要追寻的目标,目标永远比解决麻烦更重要。如果把麻烦和目标倒过来,这家企业会活在自己的世界里——某个关键数据不好看,然后安慰自己另外一个数据看起来不错,就这样,陷入的恶性循环。

顾莹樱本可以全职去做投资人。但她觉得投资是从二手资料里面去分析价值,很可能离事情的本质越来越远,所以选择了第二次创业。

好吧,干脆变成一个服饰搭配社区,取消以上的图片,只允许大家发照,针对彼此的穿着聊起来。结果仍然不妙,下面的评论都是“这衣服哪买的?发个链接?”

这句话打动了她。

尤其在中国商业社会,“不接受”是一种很正常的情绪。打个比方,当初做穿搭社区的时候,她试过找一些时尚达人把社交氛围带起来,但是她所观察到的是,中国的时尚达人水准远不如海外时尚博主,而且商业气息非常重,整个生态不够健康。

办公室的背板上留着顾莹樱开会时的记录,几条关于选题的记录下面还有一条,“挥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”。

“穿衣助手”最早的灵感来自,她自己便是一个喜爱的女生,觉得微博微信的信息流形式以信息为主,而她更想要一个利于图片沉积的社区。

在这样的下,顾莹樱最无法的状态是“既不接受,又不离开”。

声明: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更多信息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东方财富网不该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,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她是生性勇敢的射手座,对自己的智商、口才、运气一向都有信心。读书的时候,她认为比起高分来说,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状态更加重要,所以不愿意每天长时间花在学习上。但她又认为,凭自己的智商考一家名校问题不大,最后选择了浙江大学。

这一点听起来容易,实则不容易做到。在中国做事,免不了“人”的因素——要顾及别人的自尊和面子。
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